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药学 > 药物论文

从酒精到芬乃他林 ——战争中的药物

作者:habao 来源:未知 日期:2017-10-31 11:38:33 人气: 标签:麻醉药物发展史
导读:在战争中,如果使用兴奋药剂,可以帮助士兵保持、,消除身体疲劳;如果饮酒或者使用某些麻醉药品,则可以有效抚平士兵的心理创伤,有的时候甚至可以提升团队的凝…

  在战争中,如果使用兴奋药剂,可以帮助士兵保持、,消除身体疲劳;如果饮酒或者使用某些麻醉药品,则可以有效抚平士兵的心理创伤,有的时候甚至可以提升团队的凝聚力和士气。从荷马时代的战士饮用葡萄酒,到国防军给士兵分发苯丙胺,药物可谓是伴随着人类走过了无数场战争。在本文中,我们将回溯过去,看看到底有哪些药物在人类的战争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酒精可以算是人类战争史上,最古老的药物了。酒精可以干扰神经系统,使个人处在异常兴奋的状态,从而显得无所、奋勇直前。一杯烈酒下肚,凭着酒勇拼杀沙场,是相当快意人生的。所以说,古往今来,大凡勇武善战的民族,往往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彪悍猛士。在不同的时代、不同的国家,人们也有不同的酒精可供选择:在古希腊、罗马以及现代法国,人们喝的是葡萄酒;在英国海军,朗姆酒则是这些约翰牛的挚爱;而在俄罗斯,上战场前喝一杯伏特加作为壮胆酒常稀松平常的事情;但美国人却有点特别,他们最初是沿袭英国人的传统,喝朗姆酒壮胆,不过在美国内战期间逐渐变成了喝威士忌。毫不夸张的说,直到 20 世纪为止,几乎没有一场战争,是在所有士兵酒醒的情况下进行的。

  在英国的殖民地发展史中,经常能够看到 英队为了抵抗毫无的土著人,而浴血奋战 这样的描述。典型的例子发生在 1879 年,当英国人非洲的祖鲁人部落时,他们遇到了上万名骁勇善战的祖鲁战士。这些人使用最原始的武器,面对喷吐着火舌的机关枪死伤枕籍,然而,他们即便,依然无所、地冲杀向前——仿佛刀枪不入的无敌战士,完全伤痛的存在!目睹这一切,英人无不感到心惊胆战。

  祖鲁战士们之所以如此神勇,一方面是尚武传统,另一方面是部落的萨满给他们服用了提神的草药,喝了药用啤酒,甚至服用了和一些强效止痛药。药物的综合作用下,大批祖鲁战士成为不惧刀枪的 终结者 ,杀向英队。服用过度会导致成瘾、引发一系列不良后果,但对于是的祖鲁人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问题。祖鲁战士在战争史上留下如此鲜明生动的一笔,时至今日大量战争电影、游戏都能出现他们的身影。

  虽然祖鲁人用草药作为药物,但是在寒冷的西伯利亚极北之地,战斗种族的部落战士们选择了更加常见、更加的药物——食用鹅膏毒菌,也就是毒蘑菇。在西伯利亚的楚克其族、伊捷尔缅族、科里亚克族等土著部落中,都有出征战士食用毒菌的习俗。这种美艳外观、鲜嫩口感和巨大风险并存的药物中,主要成分是蝇蕈醇,这种化学药物具有很强的镇静和安眠效果,在战场之上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——前提是没有误食或者服用过度导致生命。

  有趣的是,这些战士食用毒菌后,所排出的尿也具有强大的镇静效果,所以喝尿甚至成为了一些部落战士的习俗。有资料表明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不少来自西伯利亚部落的苏联红军战士依然保持着食用毒菌的习惯;在匈牙利战役期间,一些西伯利亚部落战士依靠毒菌支撑在战场上所向披靡,让对手感到异常恐惧。

  随着武器的现代化,药物也开始跟着升级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可卡因逐渐出现在战场上。这种药品最初被法国和飞行员用于在长途飞行过程中保持,随后也被加拿军所采用。而英队则将可卡因和可乐果的成分混合,制成了提神药片,这种药片被英军士兵称为 药丸 或者 急行军药 。在服用了这种药片之后,人会表现得非常镇定,毫无,并且还能有效消除疲劳。

  由于可卡因的功效非常明显,因此颇受前线士兵的欢迎。在一战期间,英国伦敦有不少药店都会出售含有可卡因的医药包。每当新一批商品上架,总会有大量女性疯狂抢购这种 前线朋友非常欢迎 的医药包,然后将这些医药包寄给身处前线的爱人。幸好,时至今日,这种的毒品已经得到严格控制,给前线亲友邮寄可卡因的荒诞一幕不再重现。

 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,各种药物更是花样翻新、层出不穷。在战争打响的时候,德队发动的闪电战完美履行了《孙子兵法》中的名言—— 兵贵神速 。不过,德队的神速推进,离不开他们在战前研制的军用兴奋剂。在 1939 年 4 月到 12 月之间,国防军向药物公司订购了 2900 万份 药 ——也就是俗称安非他命的苯丙胺。安非他命具有强烈的兴奋作用,一颗药丸下肚,可以让士兵长时间保持和。

  在 1939 年 9 月针对波兰的大规模运动战中,这些 药 投入实验,得出非常显著的效果。在 1940 年闪击北欧和法兰西的过程中,国防军开始大量使用这种药片。在一些快速推进的单位中,德军士兵甚至要在一天内服用 4 片 药 。然而,安非他命的副作用也是相当明显的,一提起它的衍生物的名字,大家就会明白过来—— !

  人使用 药 的行为,很快就被盟军发现了,马上照猫画虎地行动起来。根据盟军的实验报告,苯丙胺的确有提升性、增加士兵信心、提升士气等功效。于是盟军便开始研发各种各样类似的药品,提供给有需要的士兵使用。

  这些药片的身影,几乎能在所有大规模战役中找到:在 1942 年 10 月 23 日,阿拉曼战役前夕,英国名将蒙哥马利为了消除士兵的疲劳,部队在战役中的推进速度,为麾下的第八集团军送去了将近 10 万粒各类药片。与此同时,在欧洲上空执行远程战略轰炸的英美两国轰炸机机组,也需要依靠药片提神。在 1943 年的塔拉瓦环礁战役中,美国海军陆战队也为手下士兵提供了苯丙胺药片。

  有时候,前线士兵需要平静心态,这就需要和安非他命疗效相反的镇静剂。例如,在诺曼底大空降中,盟军伞兵为了在夜间跳伞时保持冷静,甚至服用了含有镇静剂的 晕机药 。这种药的药性非常,曾经有盟军士兵因为过量服用 6 颗这种药片而毙命!著名的第 101 啸鹰 空降师中,一名士兵福里斯特 · 古思是这样回忆起当天情形:

  我们发了两次晕机药,一次在晚上 22:00,一次是上了飞机之后。它们的作用是驱除晕机和你害怕时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受。这些药丸非常猛,它们会把你麻倒,对我们有很多种后效。我坐在机舱的后部,感觉非常不舒服。光线很暗,那些药物让我们晕眩嗜睡,但是那天晚上我不能睡着,我只能硬挺着。

  根据战后统计,为了打赢这场战争,英队消耗了 7200 万份各种药片,而美国人则为军队提供了超过 2.5 亿颗各类药片。

  虽然同盟国方面非常积极地采用了各种各样的药物,但是作为始作俑者的国防军,却在 1941 年开始逐渐放弃他们的甲基苯丙胺药片。其原因非常简单——甲基苯丙胺,会导致使用者产生 不安、颤抖、失眠、易怒 等负面情绪,甚至出现 和倾向。 于是,部门在 1941 年将这种曾经引领德军神速闪击西欧的 药 ,列作 极容易上瘾的麻醉药品 ,并且使用。

  在二战结束以后,美军为了保持士兵的战斗力,于是继续为他们提供药品。在朝鲜战争中,美军将苯丙胺制成药片,提供给在前线执行任务的飞行员和士兵。驻扎在韩国和日本的美人,甚至研发出了他们自己的 特别配方 ——他们用苯丙胺和毒品混合,注射入人体内!

  到了越南战争期间,美军士兵使用药品的情况,开始逐渐失控:单单在 1966 到 1969 年期间,美队就已经发放了 2.25 亿份苯丙胺。到了 1968 年,美国甚至坦言称,半数驻扎在越南的美军士兵都在把药物当做毒品吸食,而在美军撤离越南前的 1973 年,这个数字已经飙升至 70%。更严重的是,半数的美军士兵都有吸食的经历,近 30% 的美军士兵使用过和鸦片,堪比中国晚清那支鸦片成瘾的军队!

  经历了越战的教训之后,美军开始对军队使用的药物严加管理。不过对于在天上执行任务的美军飞行员来说,在长途飞行中依然要定期服用药物以保持。例如,在海湾战争期间,58% 的美军机组在执行长距离飞行任务的时候,使用右旋苯丙胺作为提神药物。直到今天,当美军飞行员需要执行时间超过 8 小时(单人机组)或者 12 小时(双人机组)的任务时,他们就会获得一定量的提神药物。不过,这些机组获得的是美军新研发的药品,传统的右旋苯丙胺已经从 2003 年开始逐渐退出使用。

  即使是最近在中东活动的伊斯兰国,背后也有一种特别的药品。这就是通常被用作兴奋剂的苯丙氨乙茶碱,俗称芬乃他林。这是一种类似安非他命的兴奋剂,区别是毒性稍低,在中东的流行起源于 1960 年代。但是,在最近的中东战场上,这种药品大受双方士兵的欢迎。根据一些武装的描述: 吸食大量芬乃他林的同伴,就算被子弹打中了也不会倒地。我们经常会将这些人与丧尸相比较,因为他们即使重伤,只要不是被命中要害就能继续战斗。

  从古代的酒精、草药、毒菌,到现在中东武装使用的芬乃他林,药品陪伴着人类走过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。要使军队从药物的依赖中摆脱出来、进一步杜绝毒品危害,人类还有很长的要走——也许方兴未艾的人工智能是一个可行的方向。

  推荐:

  
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
共有: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发表评论
姓 名:
验证码:
设计图片下载